國家公園裡的有機
陽明山國家公園 2023 / 10 / 16 1337

 

9月初一早,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慈心基金會,以及北投區農會一起舉辦一個講座:「『蛇』麼?這是我的鄰居?──本地重要蛇類認識」,希望能幫助在地農民了解當地赤腹游蛇,以及台灣蛇類保育的現況。

 

啟.探訪神祕水蛇的家鄉

很快我們來到了陽明山上的一幢建築,屋簷的招牌上寫著「湖田區民活動中心」。山上的氣溫相較市區內又涼爽了幾分,此處明明在台北範圍內,卻截然不同的清幽,視野邊緣不斷滾動延展的山嵐,在周圍綠意的襯托下宛如隱世桃源一般。看著周圍零星擺攤販售蔬菜的居民,還見到有農民在田地裡忙活著,這樣充滿生機的感覺,讓人有點難相信,這裡也是繁華大台北地區的一部份。

 

識.於水田稀軟的淤泥中

時間差不多後,我們很榮幸迎來宜蘭大學森林暨自然資源學系的毛俊傑老師,與我們分享蛇類的各種小知識。

講座的開頭,毛老師先是跟我們分享他多年來在蛇類保育這個領域見到的一些變化,還有關於當地生態的現狀。在陽明山地區,有一種很特別的水蛇──赤腹游蛇。牠們有著紅紅的肚皮。台灣平地各種俗稱的水蛇(包含唐水蛇、墨菲氏水蛇、赤腹游蛇、草花蛇等),早年數量很多,有被拿來當作牲畜飼料和製作成皮包的紀錄,老師曾經見到過保存良好的皮包樣品,一個小包大約就要用到4~5隻的墨菲氏水蛇,可見當時這些蛇類的數量是多到可以讓人隨意捕獲的,然而在陽明山這邊,20年前的觀測紀錄還有1000多條赤腹游蛇,今年卻發現數量已經不到100條了,存續可說是岌岌可危。

宜蘭大學森林暨自然資源學系的毛俊傑老師,與陽明山農友分享赤腹游蛇及蛇類小知識。

雖然整體來說,各種水蛇數量都有下降,但不像牠們的近親──白腹游蛇,赤腹游蛇相比之下數量稀少非常多,在全台灣的棲地,只剩下北新竹、桃園龍潭一帶以及陽明山這邊,更不幸的是,桃園的棲地只剩下零星紀錄,很有可能是已經復育無望了,所以陽明山地區的棲地至關重要,可能會是這個物種在台灣自然環境存續的最後希望了。

 

理.無須恐懼的膽怯生靈

在繼續討論赤腹游蛇之前,老師和我們分享了許多其他關於蛇類的小知識,因為很多人懼怕一些東西,往往是對於該事物不夠了解,所以讓我們先來認識一下蛇類這種生物,其實牠沒有許多人想的那麼可怕。

首先,大多數蛇類其實是一群非常膽小的生物,即便是那些有著致命劇毒的種類,也時常對人類感到懼怕,俗話說的「打草驚蛇」並非沒有道理,在野外中,用樹枝等物件製造騷動,確實通常都能嚇跑蛇類;比較無可避免的是在不小心驚擾到牠們的狀態下(像是不小心摸到或是踩到),這通常才是有人被攻擊的主因,畢竟蛇類擅長隱匿,有時真的不易被發現。

老師強調,了解蛇的習性,就不會感到恐懼了。

 

若無法理解蛇類的攻擊性,也許可以嘗試站在動物的角度思考:你是一隻沒有手、沒有腳的蛇,你只是靜靜地待在草叢裡休息,這時天外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你被嚇到後的防衛手段除了逃跑以外就是張開嘴巴先咬了。另外,毛老師也強調一件許多人不清楚的事──蛇類咬人和注入毒液其實是兩回事,通常出於本能防衛的咬傷,並不一定會造成中毒,一條蛇對於要不要注入毒液使攻擊目標中毒其實是有辦法選擇的,畢竟產生毒液也需要花時間,如果隨便用掉,萬一真的需要時沒有庫存就糟糕了。

台灣的毒蛇,造成死亡的機率低於1%,每年統計被蛇咬的人數,也只有大約1000人左右,加上台灣並沒有攻擊性很強的毒蛇,或是體型巨大的種類,其實只要在野外時注意穿著,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發生意外的。不過還是要提醒,如果不慎被咬,保險起見還是要去醫院處理一下,盡可能記下蛇的特徵,能有助於醫生判定該如何處置。

農友與講專家及老師熱烈交流

雖然蛇類基本無害,但老師還是額外分享一些避免蛇類出沒家中的小撇步,由於他們喜歡靠著東西爬行,所以生活空間盡量不要堆疊雜物,讓活動空間盡可能開闊,他們基本上就不太會出現了。

 

思.稀有存在的必要與否

回來談論赤腹游蛇,在陽明山地區,除了棲地被破壞以及被人類過度捕捉的影響,牠們瀕臨滅絕還有個讓人無奈的原因──外來種的入侵。早年這些水蛇的主食是泥鰍,濕地內有數量豐沛的泥鰍可以捕食,然而在外來種的福壽螺和美國螯蝦進駐之後,加上不當的濕地步道及防洪工程,泥鰍的數量變得十分稀少,也直接導致了赤腹游蛇的數量下降。

有人或許會提問「即使赤腹游蛇在生態上具有指標性,但保護他們不要滅絕真的很重要嗎?」,毛老師給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答案,我覺得非常有意思,他說「這個答案要憑個人去思考」,確實,有許許多多的物種不斷在消失,好像對我們的世界影響也不是那麼大,但是人類在醫學上有許多的重大發現,都是在一些數量極其稀少的生物身上發現的,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哪天能不能用上,甚至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人類社會中許多不同的文化,真的有保存的必要嗎?一個種族和一個語言的消失,意味著我們又少了一種理解世界的方式,這些到底重不重要呢?毛老師既不給肯定也不給否定的答案,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回答,這一切真的是要讓個人去衡量,如果一個人打從心底覺得這一切沒有意義,那他人不管說什麼都無法改變你的想法,但若一個人願意好好思考,得出願意保護這些稀少價值的結論,那他才能真正打從心裡去認同和協助吧。

「保護赤腹游蛇的存在很重要嗎?」老師引導大家思考,沒有給答案。

 

另外,講師也提到一點,恢復和保護濕地生態環境,也不單單是要保護赤腹游蛇這個物種而已,溼地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生態環境,不只是水蛇,還有許多其他許許多多稀有的動物和植物,像是柴棺龜也是當地保育等級最高的一個物種。老師還分享了一個有趣的看法,他問「如果住家環境就是會有動物出沒,老鼠和蛇,你會選哪種?」,他說他個人是絕對會選蛇,因為老鼠具有散佈人畜共通傳染性疾病的風險,對公共衛生的影響真的比蛇大很多。

會這麼問也是因為,蛇類對於清除鼠類的效率非常高,他們可以直接鑽進鼠窩完全根除。另外也提醒大家,家裡如果有養小型鳥類寵物,盡量不要養在室外,這就像是邀請蛇來吃他們一樣。此外,老師十分不建議用強硬的手段驅逐蛇類,因為蛇會出現在一個地方,不是沒有原因的,如果你那個環境就是會出現蛇,把牠強硬地移除,只會在生態中空出多餘的資源,而這些資源勢必被其他東西利用,至於會出現什麼東西來填補被驅除的蛇類,我們完全無法預期,如果是比原本的蛇更糟糕的東西,豈不是更麻煩?不如從一開始就和蛇類和平共處,反正你不去打擾牠,牠也不會打擾你。

恢復和保護濕地生態環境,不單是要保護赤腹游蛇,還有許多其他許多稀有的動物和植物會因之得到保護。 

尋.重新定義的存在價值

課程結尾,老師還針對了陽明山地區如何同時保護蛇類並利用這點創造優勢的作法提供一些建議,我們都知道當地很重要的一項收益便是海芋季的觀光價值,而海芋的季節過後正好是蛇類的覓食期,結合現在越來越受重視的生態教育和保育意識,也許可以規劃設計成完善的生態觀光產業,組織導覽活動,在保護生態的同時也能照顧當地居民,也讓大眾更了解當地珍稀的自然環境資源。

至於為什麼無法用規劃保護區之類的方式把牠們遷移到其他地方復育,是因為這種蛇有歸家的行為,不管移到哪裡牠們都會想辦法回到自己當初的家,而在人工環境下,雖然容易飼養,牠們卻不願意在那樣的環境下交配生殖。

海芋季過後是蛇類的覓食期,若能結合生態教育和保育意識,規劃生態觀光,在保護生態之虞,也達到教育目的。

 

結.歸途之前的小小奇遇

活動結束之後,我們和毛老師實際走進當地的濕地考察,雖然陰雨綿綿,但濃濃的霧氣搭上周圍綠意,卻意外有種異國般的情調。木製的小橋、田間蜿蜒的溝渠、蜘蛛網上彷若無盡的細碎露珠閃耀著白雲的折射,一瞬間有種找回童心的感覺,好像回到了小時候自然課的戶外教學場景,那是我在成年後多年間在城市中打滾不曾有過的懷念的氣息,雨後田野間特有的清新氣味,映襯著濕地沼澤水面映出的植物倒影,讓人不禁感嘆能在這樣的午後短暫體驗到遠離塵囂的平靜。(還在只要一小時車程內的台北!)

透過這次的活動和分享,希望能讓大家更了解蛇類,也願意為陽明山地區當地濕地保育出一分力。課後農民間也農友們很感謝踴躍與毛老師回饋,農民間也互相討論起如何在友善耕作下功夫,並如何更友善對待田區的野生動物們,在多認識了解這些蛇類後,因不認識而造成的衝突也隨之看到化解的希望,甚至進一步透過友善耕作維持蛇類的家園。

農友們很感謝慈心基金會、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和北投區農會一起舉辦這個講座,期望和當地居民以及觀光客一起攜手打造一個更友善更舒適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