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苑山村
通苑山村 2022 / 07 / 29 103

 

你有多久沒有玩酢漿草、含羞草、還有黏人的鬼針草了?

小時候,山野田間是孩子們最天然的遊樂場所,不起眼的原生小花草遍地都是,有的可以吃,有的可以玩,甚至有的還被媽媽們拿去當藥用!種類繁多各有特色,為童年增添不少樂趣與回憶。

 

但長大後慢慢習慣了都市生活,忙碌的步調,把時間塞滿滿,鮮少注意路邊的小花小草。不知不覺間這些花草不再出現,偶然間看到,甚至也叫不出名字了,它們似乎從我的生活中逐漸消失⋯⋯ 最後,留下了一片空白。

土地開發、除草劑的使用,或被誤以為是無用的雜草而去除,還面臨外來種的入侵,野外的大黍草、大花咸豐草、小花蔓澤蘭等等更直接強勢占地為王,讓台灣原生植物變得岌岌可危。

 

這樣關於草的議題,在慈心的學習讓我重新跟它們接上線。

一群慈心義工跟著生態老師學習,用一年的時間認識花草、到野外彎下腰採集、帶回苗圃像作物般地育苗,終於培育出一批原生植物:排錢樹華他卡藤長萼瞿麥⋯⋯ 等十幾種原生植物,也同時移除一大塊大黍草土地,讓原生植物順利進駐台灣寶島!

當我們談到保育,大部分會認為只有動物需要保育,但其實不會講話、不會動、不會搏關注的植物更是重要。持續擴大到田野間復育是一件長期的任務,因為學習讓我重新認識它們,找回我記憶中最天然的寶貝,更是台灣限定專屬的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