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保故事
綠保故事 2021 / 12 / 01 838

 

手拉手~和動物們做朋友 生產與生態雙贏

所謂的柳暗花明,林丙火火哥體會最深,去年,在老鷹公主林惠珊的努力牽線下,貼著綠保標章的「菱雉菱」品牌進軍全聯,他的菱角事業有了轉機。

菱角事業逐漸有了起色,但他沒有忘記成立「綠寶田」加工室的初衷。「綠色的田裡有很多寶貝,動物都是我照顧的寶貝。」此時,火哥疲憊的倦容馬上轉換成他招牌的笑臉:「我有上網查,這三個字的筆畫很吉祥喔!」說罷,眾人笑成一團。

林丙火的堅持換來家人的支持,終於開創了菱角事業的新局。(攝影/林惠珊)菱角從生產採收到去殼,工序繁複,完全需要人工處理,為此,林丙火成立了「綠寶田加工室」。

 

原先視為損害收成的生物們轉變為農友們眼中的寶貝,是長期觀察體會,逐漸轉心的結果。

火哥:「以前看到蟲會用手捏死,老鼠也會殺,投入綠保又學佛之後,對小動物較有憐憫心,覺得牠也要生活,只要不構成太大傷害,盡量以生態平衡為原則適度防治。」

跟動物交朋友後,火哥培養了和牠們溝通的功力:「老鼠很會鑽田埂,以前我一看到就想殺,所以牠們看到我就〝走那飛〞現在我比較有悲憫心就不一樣了。有一次發現一窩老鼠幼仔,在一旁的鼠媽媽沒跑,兩隻眼睛一直看著我,像跟我哀求:拜託不要傷害我的孩子!這一幕讓我很感動。」

火哥說:「有人講我濫情,連老鼠都養,老鼠雖然很會生,但他的天敵蛇、老鷹會來,形成一個食物鏈,如果毒老鼠,蛇鷹吃了老鼠也會死,生態做好自然會制衡。」這一點,也呼應了阿舅王耀文自然循環的想法。

王耀文(阿舅)以食物鏈的生態角度來看農友厭惡的福壽螺,認為只要控制得宜,牠們還是對生產有幫助的。田埂上留有老鼠吃掉菱角留下的菱角殼,很納悶牠們是如何採菱角的?

 

阿舅有一區菱角田曾經因下雨不斷,被福壽螺全部啃光,整區都沒收成,他卻沒有感到失望與怨嘆:「仔細了解動物、昆蟲,其實牠們有很大幫助,像福壽螺會幫忙吃掉浮萍、水草,老鼠會吃福壽螺,只要食物鏈完整,天敵一個接一個,田區生態平衡就OK了,像一個圓圈,在那裏跑。」

食物鏈在阿舅內心是一個動態的循環,這個體會,是他繳了十年的學費得來的。現在對待田中的生物更昇華為一份歡喜心:

「牠們都是我的好朋友!」王耀文以自然為師,堅信只要生態平衡,不用藥也能有收成。

 王耀文阿舅(左)與火哥談起田裡的小動物趣味十足。

 

陳金欲轉型綠保經過四、五年,生態慢慢好起來,有一天還發現田裡來了烏龜,因為烏龜會吃掉收成,所以,摘一些野生空心菜讓牠吃飽。「沒想到牠呼朋喚友,烏龜越來越多,只好準備更多的空心菜來餵養牠們。」陳金欲雖然感覺有點小無奈,但生態變好、產量提升,加上自己的田能實現護生,想想也是非常好的事。

從深情的老鼠媽媽講到吃浮萍的福壽螺,再講到愛吃空心菜的烏龜,農友們像是一千零一夜裡聰慧的女孩,有著說不完的田邊故事,我們在旁聽得津津有味,慈心義工嚴賜英則用欣賞的眼光看著農友:「這些年來他們保育生態環境的認知與觀念變得很強,都可以當老師了!」

歲月可以讓農友變生態專家,還有什麼我們想不到的改變呢? 

陳金欲的田間水質與環境良好,食源豐富,吸引烏龜家族進駐。豐富的田間生態吸引許多動物落腳成家。(攝影/陳福順)

 

大願行~懷著願景 就能改變

當問到十年最大的收穫與改變是什麼?阿舅停格三秒,整理思緒後說:「以前會膽怯不敢和陌生人講話,現在不會,比較有自信了。還有,很多跟我接觸過的人都變成好朋友了!」問起走綠保這條路後不後悔?阿舅毫不考慮地說:「只要老天不滅我,我會持續做,如果只為了生活早就退了!」他堅信生態若平衡,未來產量應該會追上慣行,在他身上,看到了唐吉訶德不向現實妥協的精神。

 王耀文(左二)於去年「綠色保育故事集」新書發表會中分享從事綠保十年的心路歷程。(左三/慈心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左四/林務局副局長林澔貞)

 

火哥覺得最大的改變是聊天的內容不一樣了:

「以前和做慣行的朋友都談蟲要怎麼殺,老鼠要用什麼才會死,現在談的都是要用什麼有機資材,談共生互利,談怎樣傷害降到更低。」

與動物化敵為友後,火哥做了很多以前不曾做的事:「比如這裡不是整年都有水,我會營造生態池讓動物住在此,牠記得你這邊的好,隔年會再來。」尤其今年遇到大旱,梅雨季沒雨,菱角田乾涸,火哥緊張地花錢買水,又與阿舅及另一位綠保農友潘馬力堆沙包搶水,出錢出力,就為了給水雉與其他鳥類安身之處。

慈心義工嚴賜英在旁靜靜聽著火哥敘述他的改變,感慨的說:「人都會老,但他的臉已經沒有殺氣,慈心就是要給眾生快樂,想的都是這些事,自然顯現慈眉善目,沒怒氣。」

林丙火菱角田架設生態錄影機,拍攝到水雉築巢。(綠寶田農場提供)三位綠保先鋒難得聚在一起話當年。第一批綠保農友中唯一的女性陳錦,家人從原先反對到默默以吃投她一票。

 

除了農友自身的改變外,在旁一路陪伴的家人,多是從反對不看好常常叨唸,到不想講默默接受。火哥的媽媽現在看到阿舅還會調侃說:「兩個,麥擱做ㄚ!」爸爸表面不支持,但逢人會自豪地說:「阮後生在做有機ㄟ!」前兩年還哭哭啼啼地問爸爸不賺錢為何還要做下去的女兒,一路看到爸爸的辛苦與綠保的價值,已會策畫辦活動,願意接棒了。做綠保讓家人情感更凝聚,這是火哥與其他農友在做慣行的時候想不到的改變。

做綠保十年的陳錦,家人看在眼裡不說,但直接用「吃」投她一票,但:「綠保耕作讓稻米有完整香氣,孫子從小就吃自家種的稻米,五歲時,曾在不知情下吃到外面的米飯,吃一口就說外面的米吃起來不好吃。」

 

 剛轉型的新手農友田區遭受病蟲害收成大受影響,讚佩他們勇敢投入,也期待大眾能多多關心與支持。

 

午後,大夥兒走出工作室,迎著舒爽的秋風,在整潔寬大的柏油路邊的大樹下續聊,路旁正有綠保新手在理田,菱田裡植株早被金花蟲吃個精光,露出空無一物的水面,辛勤的他正走在前輩們曾經走過的路上。

這讓我想起一位智者曾說過:

「懷著願景,我們就能改變」,這些可敬的綠保先鋒們已用他們真實的人生去實踐這句話。

此時,寬闊的菱角田上空突然有一大群黑白相間的鳥兒飛過,引起現場一陣騷動。「是水雉嗎?」太想看到水雉的我,忘了水雉已褪去黑白夏服,阿舅王耀文眼角一掃篤定的說:「不是,是高蹺鴴,大約有一百多隻吧!」

從菱角的故鄉官田為起始的綠色保育標章,守護了水雉,也為其他生物張起了綠色的大網,並且,在農友與多方的努力下,這樣的保護網也在臺灣許多的農田裡一個個撐了起來,共同守護糧食安全、保護動物平安,也將持續編織著臺灣永續的未來!

一群人陪伴支持農友,友善耕作的綠保之路雖辛苦卻不孤單!

一塊田有人與鳥、獸、蛙的腳印,是最自然最美麗的和諧畫面。(已褪去亮麗繁殖羽的水雉。攝影/林青峰)

※ 點我→從菱開始的農田保育之路(上集)

了解更多→什麼是綠色保育標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