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保故事
綠保故事 2021 / 11 / 05 428

臺灣是全球第二個將交通號誌全部更換成LED燈的國家,

也是全球第六個正式推行《環境教育法》的國家,

二○一七年更以世界前段班的積極態度,將友善環境耕作列入農業補助範圍。

這些經歷艱辛耕耘最後圓滿收穫的成果背後,

有著公部門與民間團體難以向外人道盡的共同努力。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執行長 蘇慕容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空中飛人」,一年裡總有數次受邀到國外參訪並介紹臺灣「綠色保育」成果的機會,而國際友人誠摯的讚美與回饋,讓他瞭解「像臺灣這樣集結產官學之力全面性發展生態農業的例子,從全球的高度來看仍相當難得。」

作為林務局推動「綠色保育」這條路上一路相互扶持的好夥伴,基金會執行長的角色也讓他看到更多「不容易」。「推動友善耕作的第一個難關,就是改變農友的觀念和習慣。接著,要協助解決農作物受損的問題。」

二○○○年受時任臺北市立動物園動物組組長的林華慶之邀,為守護臺北赤蛙棲地,前往輔導阿石伯蓮花田的慈心基金會,其實當時也是友善耕作這門學問的「新生」,「但我們跟農友的互動經驗比較豐富,所以很清楚農友最在乎的,就是產品賣不賣得出去。」

年近八十的阿石伯看到護蛙的蓮花受消費者歡迎而有了持續走下去的動力。

 

買蓮花 救赤蛙

勸導當時已屆古稀之年的阿石伯停用除草劑的第一年,果不其然,看到一朵朵坑坑疤疤的蓮花佇立在水面上,但當這些有的營養不良、有的內藏蟲蟲驚喜的「醜」蓮花送到里仁門市,卻在幾天內銷售一空。

「門市同仁用心設計『蓮花小、愛心大』、『買蓮花、救赤蛙』等標語,阿石伯還特地跑到我們的門市『觀察』,發現居然真的有人願意買這些蓮花。」不但阿石伯信心大增,認同護生理念購花的消費者,除了將花用於供佛外,也自行發展出泡茶、泡澡等用法。

「他們知道這些花是安全、安心的,讓我們發現其實有機花也是一個需要支持的產業,無論作物能不能吃,最重要的是減少農藥化肥對土地的傷害。」但是,只要去除農藥化肥就能讓環境恢復生機嗎?

「我們一開始試著用天然資材解決蓮花田的水螟蛾蟲害,成效不錯,可是林局長那時提醒我們,水螟蛾也是蛙類的食物,有充足的食物才有助於臺北赤蛙的繁衍。」

當人們不再以單純的「害蟲」、「益蟲」來區分生物,當視野提升到維護「生態系統」的高度,臺灣生態農業的濫觴於焉成形,並為日後的綠色保育農業發展埋下伏筆。

 「買蓮花 護赤蛙」引起許多有環保理念的消費者行動的支持。

 

農業事 不只農業人的事

曾任職於慈心基金會、現任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陳榮宗博士,過去也跟許多「業內人士」一樣,認為農田裡不可能有生態可言,卻在緣份的巧妙安排下,跟著慈心基金會投入了「官田水雉保育計畫」。

前慈心基金會業務課課長,現任職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陳榮宗

「本來想要推有機,但那個區域的環境條件比較難達到有機驗證的要求,後來我們轉念訴求能夠保護水雉的農法,開始有了綠色保育的雛形。」

恰好,在推動綠色保育初期,聯合國的農糧組織和生物多樣性組織也在不斷地路線修正中找到交集點,透過研究逐步確認農田對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

「要發展對環境友善的農業,須要不同領域的專家一同參與,現在許多綠色保育相關計畫會跟農業改良場、農業試驗所或特生中心合作,發揮相乘的力量。」

除了與不同領域專家橫向聯繫,慈心基金會也希望增強推動綠色保育觀念的縱深。「以前會覺得消費者就是把產品買回家,但近年我們將『PGS 參與式查證系統』導入綠色保育標章後,消費者就能成為查證團隊的一份子。」

 「PGS 參與式查證系統」導入綠色保育標章,消費者也能成為查證團隊的一份子。

 

這個邀請農友、消費者、學者專家等多元角色一同參與查證的制度,促進彼此的溝通瞭解,解除了過去查證團隊予人高不可攀的形象。

「不過推PGS 其實是一件很傻的事,節省不了人力,還讓查證的準備更複雜。」雖然嘴裡說著傻,但蘇慕容並不打算讓自己變得「不傻」。

「我覺得傻沒有什麼不好,慈心一直在做吃力不討好的傻事,但只要有一點成果大家就會很開心。」

隨著越來越多農友投入綠色保育農業,持續開拓消費市場顯得更為重要。「生產者跟消費者的改變都不快,我們只能盡力透過各種管道接觸、經營消費者,希望讓『綠色保育』跟現在人們說到有機一樣,大家都能琅琅上口、習以為常。」

※文章來源:綠色保育農業故事《我們的友善 他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