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心活動課程集錦
慈心活動課程集錦 2021 / 06 / 15 1301

前  言

5/29,官田終於降下甘霖,火哥和其他農民暫時鬆了口氣。

遇到台灣半世紀以來的大旱,對看天吃飯的農民而言是很大的挑戰。幾天前,菱角要採收了,卻等不到雨,看著火哥不時望著遠處落漠的神情,內心除了祈盼早日降雨之外,還能做些什麼呢?於是提筆為文,將眾人守護菱田的努力,記錄下來。

 

5/24,小滿,今年四角菱第一次採收@官田

不到六點,火哥的老婆、岳母和小姨子三位採菱高手已全副武裝下到菱角田採菱角了。這兒有四塊菱角田,東北邊這塊因為缺水已經棄耕,看著三人快手翻動著菱角叢,專心挑出成熟的菱角往浮在水面的大水桶裡頭丟,背對著另兩個田區有數十隻水鳥安心地玩耍,包括十幾隻已換成繁殖羽的水雉。

女眷採菱角的同時,火哥揹起除草機把田埂過長的草打一打,觀察到大水桶內的菱角快滿了,就急急地推著獨輪車到田梗上把菱角接駁上來,順道送上空桶。不到七點,已經採滿好幾簍。

火哥已忍痛放棄兩、三個田區,還花了幾萬塊錢買水。一週前他很無奈地說:「下週二再不下雨,就撐不下去了。」那時,菱角田的水只到腳盤。一周後,很驚訝看到菱田的水竟然到膝蓋了!

「今年都沒有金花蟲,被水鳥吃光光!」水田休耕的緣故,水鳥的棲地變少,所以今年的水鳥密度比往年多很多。「沒地方去呀!」

「大圳這幾天水比較多,等等去把水圍補強一下。」

女眷採菱角的同時,火哥揹起除草機把田埂過長的草打一打。不到一個小時,三位女眷已快手採了兩大盆菱角,火哥趕忙用獨輪車運走。後面的水鳥可能在吃早餐,倒是悠哉。

                          

圍水、集水,不想放棄每一滴水

七點左右,兩位菱農馬力大哥和耀文過來會合,先和火哥的岳母聊聊天,順便回答我的問題。

「還玩在一起啦!等到生了蛋公水雉就會開始趕人了。」火哥看著遠處的水雉笑咪咪的說「一窩4顆蛋全孵出來補助三千元,3隻以下都是兩千。」

「怎麼看公的母的哦?」「公的比較大隻一點點,母的身體比較圓。」耀文一面說一面指來指去「母鳥也不是沒事做啦!牠會四處監督公鳥有沒有認真孵蛋。公鳥很歹命,小鳥孵出來前都不能亂跑,會變很瘦。」

水雉爸爸負責育雛,媽媽負責監督。不要以為水深及腰,阿桑有練過,是跪著採菱角哪!

七點左右,兩位菱農馬力大哥和耀文過來會合,先和火哥的岳母聊聊天。

採菱角的繼續採,火哥把菱角運到貨車上,三個年紀加起來一百七十歲多歲的男丁湊到貨車後斗,拿了一大捲黑塑膠布、幾只飼料袋和一支圓鍬,走過產業道路,穿越乾巴巴的休耕田區,到達離菱角田兩、三百公尺的大圳溝。大圳的水主要來自烏山頭水庫,原本應該水流不斷的大圳乾到只剩下熱騰騰的水泥。但是水庫的閘門多少會滲點水出來,加上上游田區溢流或滲出的水也會排到水圳,農民們很珍惜地利用沙土、石塊和塑膠布圍了個小水壩,非常有默契地互相分配攔下來的水。修補小水壩也是今天的主要工作,否則漏過去抽不到,乾掉好可惜。

圍水真的是體力活兒。火哥沿著鐵梯爬下約五米深的圳溝底部,先裁切用來堵水的厚塑膠布;馬力大哥和耀文則留在上頭將土鏟進飼料袋,再將沙一袋袋丟下圳溝。接著耀文也爬下圳溝底,幫火哥把丟到溝底的土倒出來壓住塑膠布。這活兒大約花了半小時,轉到另一個棄耕的田區去。

 鏟土做沙包合力將沙包抬到水圳邊

將沙袋丟下圳溝原先做的小壩有會漏水,鋪上厚塑膠補強。

 

只要一層薄薄的水,牠們就能利用

往西不到一公里遠的另一片菱角田已棄耕兩週,田裡菱角的殘株依稀可見,土都乾裂了,沒看到半隻鳥。

「水尾啊!水過不來,沒辦法。」火哥和耀文一面把水泵抬下車往小溝方向走,溝邊有一小處的土是濕的。

架好水泵開始自溝裡抽水,一小時後再來收水泵。「只要一層薄薄的水,牠們就能利用,等一下有水,鳥就會過來了。」火哥對田裡的小動物是越來越有感情了,自從十年前加入綠色保育行列之後。

已經棄耕的菱田乾到只剩一個小水漥,火哥趕快來補水。只要一層薄薄的水,牠們就能利用,等一下有水,鳥就會過來了。放水的同時,火哥忙著架設錄影機。

今年遇上乾旱,除了有井水和葫蘆埤的水源的田區,一期稻作大多是休耕的,火哥提到早知旱相如此嚴重,今年就不種了。我猜,為了在他田裡生養的動物們,就算知道,他還是會咬牙種下去的。

這時,想到馬力大哥曾說過:「做綠保很辛苦,長不好又賺不到錢,就是看到火仔這麼堅持,才會重新加入綠保的。」為鳥引水,也是這群農友實踐綠色保育的堅持之一吧!

 

菱角小教室—二角菱與四角菱

這就是四角菱,比二角菱多兩支角。

菱稻輪作在官田是很普遍的輪作方式,第一期種水稻、第二期種二角菱。相對於市面上常看到的二角菱,大家對四角菱是陌生的。四角菱的生態價值在於補上一期稻作期間水雉棲地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