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心大地

慈心大地單元

第15期 2012 / 07 / 01 1336

許多以有機栽培方式或是綠色保育種植方式的農友,不只熟悉田區作物的特性,更留心周遭的生態環境,他們相信田間的每一個生物都各有用處,在自然的環境中彼此可以和諧共處,而且發現生命之間息息相關。有位農友說: 「人與萬物和平相處,田園生態愈來愈豐富,土地也就愈來愈肥沃,大地也會給予豐厚的回饋。」尊重生命、愛護生命,不僅眼前擁有自然的生態環境,更為自己的無限未來鋪陳一個美好的環境。

沿著花東縱谷南下,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之間的河谷平原,擁有豐富生態的田野,孕育著無數的生命。此地許多從事有機栽培的農友,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田間生態愈來愈豐富,除了常見的昆蟲、鳥類之外,蛇與鷹的出現,表示田區生態物種已形成完整的食物金字塔。自然的環境中,即使台灣保育類野生動物,出現在有機田區也不足為奇,他們樂意申請綠色保育標章,傳達作物背後的生態與保護大地深遠的意義。

有機生態本該如此──王旭朗農友

王旭朗農友

位在卑南鄉的「源緣園自然農場」主人王旭朗,漸漸地從農耕享受快樂。他說:「有機農耕做得好,一定要注重生態保育。」他在果園中植樹,除了增加地力元氣,也吸引著蟋蟀、老鼠、眼鏡蛇、領角鴞等光臨。他覺得農耕的土地不只人與作物而已,應該還有昆蟲、鳥類、蛇等客人,牠們不僅可以肥沃大地,也是生態循環重要的一份子。既然是住在田區的客人,就要以禮相待,所以牠們吃ㄧ些果實也是應該的,甚至是歡迎光臨。

十多年的有機耕作經驗,讓他篤定地說:「做有機不能只看生產,更重要的是,要看到生態。生態好,生產相對會好。」其實,平日翱翔田野的台灣畫眉,除了妝點自然,還可以幫忙除蟲;農民視蛇為土地公派駐的助理,幫忙看守作物,不致被老鼠吃得太嚴重,王旭朗說:「看到蛇,有什麼好害怕,損失還會減少一點。」以捕捉老鼠、蛇為餐點的領角鴞偶爾也會來果園作客,他的田區已展露生物鏈雛型。他說:「有機,一定要從生態的角度去看,富有生機、有生命的土地就是有機,自然符合綠色保育的要求,內行人看土地就見真章。」

有機農耕的過程中,王旭朗覺得人只是協調者,請小草固守泥土,讓蟲、蜂、鳥、鼠、蛇、鷹等客人,陪伴作物生長,營造一個自然的生態田園,自然生生不息。他,只是善盡有機農夫地主之誼。

 

山林田野充滿感動──賴金田農友

賴金田農友

從台東濱海公路進入海岸山脈,蜿蜒五公里,進入長濱鄉一片蓊鬱蒼翠的山林,來到農友賴金田的林區。他積極地在陡坡種樹,買山還林近30年,如今豐富的林相吸引了許多不同的生物,物種也逐漸豐富起來。

黃昏時分,大冠鷲展開雙翼盤旋天際,不時傳來清脆而嘹喨的短唱,宣告牠暮時獵食結束。路旁的大葉楠忽然衝出幾隻小卷尾,後頭緊跟著的是氣呼呼的朱鸝。待小卷尾飛遠了,朱鸝才慢慢飛回大葉楠,繼續育雛。

賴金田有機栽培蔬果,經營「竹湖山居自然休閒農場」多年下來,自然的生態環境,晝夜遇到不同的動物,清晨的山區,偶遇害羞的山羌在林間散步,甚至還可聽到牠的叫聲;晴朗的碧空,常見長鬃山羊在裸露的山地活動;雨天的傍晚,山豬也會來覓食;至於不請自來的台灣獼猴,就不用說了。

夜間的農場並不寂寞,蛙類、螢火蟲、領角鴞、黃嘴角鴞、大赤鼯鼠、飛鼠等,在闃黑的環境下也可以看到。「只要走進山林田野,就可發現豐富的生命。」賴金田充滿了感動,對於綠色保育標章的申請,更增添自然生態的肯定。

 

笑看田園萬種風情──鄧碧霞農友

鄧碧霞農友

四面環溪的東河鄉「花固有機農場」,田區猶如獨立小島,生產紅龍果、肚臍橙等各式水果,主人鄧碧霞特別在果園一隅,種植鳥類愛吃的印度假櫻桃等植物,當果實成熟時整株都是鳥,連台灣藍鵲都是這裡的常客。「我種果樹給鳥吃,也請牠們留一些作物給我填飽肚子。」她以鳥愛吃的果實,換取人們喜愛的水果。

有機栽培安全的環境中,常有希客造訪。有一次,鄧碧霞在果園遇到穿山甲,彼此都被對方嚇了一跳,驚嚇的穿山甲立即蜷曲成一團球狀,然後順著地勢滾到下方。靈敏的穿山甲引發她的好奇,發現善於偽裝的穿山甲,也會吐出舌頭假寐,等待白蟻自動上門,偶爾也會主動出擊尋找螞蟻窩。

多年的有機耕作,鄧碧霞以慈心包容萬物,樂意創造樹蛙的生態環境、有家教的白鼻心吃完一顆鳳梨才吃下一顆;深山竹雞也歡喜來此築巢。心胸寬廣的她,眼中盡是含笑的花草、逗趣的小動物,即使面對辛苦的農耕,也可從田園的萬種風情中得到樂趣,綠色保育早已在農場開展。

 

歡迎各種族群進駐──廖正忠農友

廖正忠農友

座落於鹿野鄉的「麗園農場」,主人廖正忠從事有機栽培十多年,以種植百香果、楊桃、鳳梨和柑橘類為主,豐富的果實吸引了朱鸝、綠繡眼、白頷樹蛙、拉都西赤蛙、百步蛇、妖艷吉丁蟲等各種族群的進駐。

之前,廖正忠在農場種植玉米,納悶的是,植株怎麼一直沒有發芽的跡象?原來,植株高度與環頸雉身高差不多,環頸雉開心地沿著植株路徑吃得精光,方便極了。有時牠心血來潮,挖出土壤下的地瓜,換個口味飽餐一頓。廖正忠只能苦笑應對。

烏頭翁是台灣的特有生物,大多在中央山脈到屏東楓港以東,才有牠的蹤跡。牠喜歡啄食快成熟的果實,廖正忠剪下被鳥試吃過的水果贈與親友,這還不打緊,一旦烏頭翁發現剛吃的早餐被剪走,再吃下一顆,主人也莫可奈何。反覆折騰中,他漸漸了解烏頭翁的習性,不再彼此鬥智。他開始保留被鳥頭翁選定的果實,烏頭翁似乎感受到這番貼心,果真將整顆水果吃乾淨才換吃下一顆,從此維持這樣的默契。

園中曾出現黑眉錦蛇、青竹絲、雨傘節……但廖正忠卻絲毫無懼,因為蛇是田園最好的巡邏隊,能大幅降低鳥害和鼠害。如果認識生態鏈的重要性,就不會產生莫名的恐慌,或執著作物的收成。他以觀賞的心,欣賞果園中的生態,與天地萬物共存共榮。

廖正忠覺得:「綠色保育標章,不僅是對作物的保障,也是幫助消費者認識作物背後的生態與深遠的意義,更是一份肯定自己努力的榮譽。」未來他希望將有機標章與綠色保育標章一同貼在果園的牌示,如同早期進行有機驗證,同具說服力。

 

 

光著腳ㄚ走遍茶山──李金榮農友

李金榮農友

喜愛親近土地的農友李金榮,在鹿野鄉以有機栽培「立品有機茶園」,長年光著腳ㄚ子走遍茶山,腳底這雙厚實的「皮鞋」是他熱愛大地的最佳象徵。茶樹生態以昆蟲居多,農民最怕的是茶蟬,多數農友選擇噴農藥,將昆蟲一網打盡,雖然當下獲得一地的清爽,卻也預言未來一片的死寂。

李金榮發現:「其實,殺一種害蟲,十幾種益蟲跟著死掉。」為了維持生態平衡,他透過環境物競天擇的自然定律,營造小動物的棲息環境。於是,利用被視為害蟲的小綠葉蟬,靠其吸吮、著涎再灌入甜蜜,製出獨特的蜜香紅茶,也保有茶蟬的生存天地。此外,烏頭翁、環頸雉、五色鳥也是茶園的常客,牠們喜歡在此聚會,相約捉蟲吃到飽,有了鳥幫手,保持茶園生態平衡。

另外,李金榮配合龍田社區打造「蝴蝶生態保育區計畫」,在茶園周圍種植高士佛澤蘭、阿勃勒、馬兜林等蜜源植物。現在每天都有2、30隻的黃裳鳳蝶來此一遊,偶爾紫斑蝶與青斑蝶也飛來湊熱鬧。當他看見對生態環境變化十分敏感的蝴蝶,在茶園翩翩飛舞,表示生態日趨平衡。就在有機栽培、綠色保育所生產的茶葉中,傳遞出好品質、好慈心,他的心不禁也跟著飛揚起舞。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