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心大地

慈心大地單元

第25期 2015 / 01 / 01 673

昔日,美國旅行鴿是世界上為數最多的鳥類,據估曾達五十億之多,數量龐大到當牠們飛下來休息時,重量足以使樹枝折斷,但在1879年,光是密西根州就消失了十億隻,最後,旅行鴿在1914年後完全消失。

在台灣,梅花鹿曾經滿山遍野,從台灣有多達七十多處鄉鎮以鹿為名得以想像其盛況,但根據調查,野生台灣梅花鹿可能已於1969年絕跡,豢養於動物園及民間鹿場是倖存的一小群。

「今日鳥類、明日人類」

很多動物滅絕的原因是人類狩獵、工業或農業汙染、開發棲地遭受破壞,導致數量銳減或消失。

「我住在城市,野生動物的消失,跟我有何關係?」或許你會這麼問。

有個比喻:一棟摩天大樓移出一根樑柱,沒甚麼影響,兩根有點小影響,但如果繼續將樑柱移走時,倒塌是可以預見的災難。地球所有的生物緊密相連成一個生活網,彼此影響甚鉅,當然包括人類。比如近年來蜜蜂神秘消失,原因與農藥有相當的關係,沒有了小小的蜜蜂就沒有授粉,就沒有植物、就沒有動物、就沒有人類……。

「我有什麼能力保護動物呢?」有!你可以發揮消費力來保護自然界的所有生物,包括為數不多的保育類動物。

十三年前,也是因為大家支持購買個頭小又不開花的蓮花,而讓珍稀的台北赤蛙從此在三芝繁衍。十三年後,同樣為保育類動物的水雉,因為「綠色保育」專案的推動,在「吃菱角護水雉」的行動下,台南地區水雉數量由一百多增為近千隻。

推動五年的「綠色保育」,剛開始要說服農友十分困難,需大量人力與農友互動,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鼓勵,慢慢才有一群人願意參與。之後到田間作技術指導,帶消費者去參訪,最後終於有綠色保育的菱角水稻相關產品。

為呵護大地的用心喝采

綠色保育的意義不僅是消費者吃得安全而已,從中也看得到農民的心意,很多消費者聽到生產者的用心會很感動。譬如農友說:「動物吃了都會死的東西怎麼敢給人吃呢?」也有說:「為了要提供保育動物較多的食物來源,例如,蚯蚓或昆蟲等,不用農藥化肥的方式栽種,雖然農作物的外相差一點,依然可以接受。」很多農民田裡有保育物種,他們原先並不在意也不認識,推動綠保時請人來調查,他才知道「原來田裡有這個喔!」。現在申請的人也越來越多,相信繼續努力,很多快消失的物種可能都會回來。有些田地現在沒有特殊物種未來可能會有,所以將來或許會用棲地營造的概念擴大辦理。

從最初官田的7位農友開始,現在全台已有104位農友申請綠色保育,申請面積近133公頃,守護了27種保育類動物。2014年底,在台灣博物館的邀請下舉辦了一場成果發表會,會中邀請了產官學界先進、長官二十餘人,各媒體記者十分肯定綠保的意義與價值。當天農友是最受矚目的主角,一一唱名上台接受眾人的喝采,走在星光大道上,所有在田裡默默耕耘的汗水都變成守護大地守護生命的甘露,彷彿看到田裡的小生命也為他們喝采與禮敬。

 「田裡有腳印市集」開張!

發表會的同時,全台首創以綠色保育農產品為主的「田裡有腳印市集」正式開張,每週六,北中南的綠色保育與友善大地方式耕作的農產品與加工品,匯集在台灣博物館南門園區,在這裡,農友與消費者有了交流的平台,想以「吃」的力量來挺農友,支持保育行動民眾不斷湧入,農友們則風塵僕僕地開車、搭高鐵轉捷運而來,或前一天即入住附近旅館養精蓄銳,感覺到一場「珍稀動物保衛戰」正在展開。究實說來,保衛的豈止是保育類動物,我們的食物、我們的健康、我們用的水、長養萬物的大地、還有我們呼吸的空氣,都會因為我們選擇綠保友善耕耘的作物而得到保障。

下一頁